丰田新闻网

丰田新闻网 丰田新闻网 > 文化 > 郑永慧:“拥有读者最多的一位翻译家”

郑永慧:“拥有读者最多的一位翻译家”

2019-11-07 15:11:46| 查看: 1394|

摘要: 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会长柳鸣九赞誉他:“在中国的翻译家之中,郑永慧先生大概是拥有读者最多的一位了。”在翻译的道路上,郑永慧先生纯粹的态度始终如一。郑若麟先生谈起父亲的最初专业,指出这一选择与郑永慧先生的 ...

郑永辉(1918-2012),原名郑永泰,来自广东象山(现中山)。1942年毕业于上海震旦大学法学院法律系。曾任上海震旦大学法学院法律系助理、震旦文理学院讲师、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法国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理事。1953年开始发表作品,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8年获得“鲁迅文学奖”,2004年获得中国翻译家协会高级翻译家荣誉证书。共翻译出版了40多部法国名著,包括巴尔扎克、雨果、左拉、大仲马、基德、乔治·桑和梅里米的作品。

郑永辉对于那些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热爱阅读法国文学的人来说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会长刘明九称赞他:“在中国翻译家中,郑永辉先生可能拥有最多的读者。”云山是灰色的,河流是广阔的。虽然斯里兰卡人民已经去世,但声音和外观仍然存在。我们采访了郑永辉的儿子、法国著名记者郑若麟,并一起回忆了郑永辉。我们想对师父轻盈优雅的举止表示感谢。

玉壶储存冰心

在描述他的父亲时,郑若麟先生使用了“纯粹”这个词,并说,“父亲是一个书呆子,但也是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的确,郑永辉先生博学的生活就像清澈的泉水,不知疲倦而纯净。

"当父亲决定一件事时,他会尽力去做。"在翻译的道路上,郑永辉先生的纯净态度始终如一。课后,郑老坚持每天翻译法语作品,直到他每天达到一定的字数。正是这种纯粹的坚持,郑老一生完成了600多万字法国文学作品的翻译,将雨果、巴尔扎克、福楼拜、梅里米、大仲马、萨特等人的思想传递给了中国人民,影响了一代中国人对法国文学和法国圣人思想的理解。

郑永辉先生不仅在翻译质量上力求完美。他渊博的文学造诣和精湛的写作技巧使他在翻译工作中得心应手。根据郑若麟先生的回忆,当他的父亲翻译时,他没有起草一份草稿。他经常在脑海中思考很长时间,然后一口气写下来。然而,它几乎没有什么问题,每件作品都被称为杰作。翻译成魔法的力量来自广泛阅读的力量。郑永辉先生家里收藏了大量书籍,尤其是法国文学作品。他闲暇时最大的爱好是阅读,用书中的话安慰他的精神世界。除了文学作品之外,郑永辉先生和当时的许多知识分子一样,在家里订阅了许多报纸和期刊。他不仅读自己的书,还和家人分享读报的乐趣。郑若麟还记得他年轻时帮助父亲从邮局取回法国报纸《人文》并和父亲一起阅读的经历,他仍然感到温暖。

20世纪50、60年代,植根于生活的中国文学创作虽然“扎根”,但缺乏想象力。为了给国内文学形式带来新的活力,郑永辉先生开始翻译法国“新小说学派”的作品,并与该学派的创始人和代表作家艾伦进行了会谈。罗布-格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几十年来一直互通信件。郑老一生都沉浸在书本中,忽略了社交,但他能够和罗布·葛雷(Rob Gerye)成为亲密的朋友,不仅因为他们陶醉于法国文学,还因为他们都有一颗纯粹的研究心。像郑老一样,罗柏也是一个简单的知识分子,一生都活在自己的思想中,没有杂念,也不受世俗的干扰。两个纯洁的灵魂因为文学而相遇和认识,因为同样珍贵的品质而彼此欣赏。

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郑永辉先生当时也非常关心社会问题,但他并没有选择直接参与政治。相反,他把翻译作为个人表达社会问题的工具。郑永辉认为,他不需要过多谈论社会和政治问题。当他意识到当时的中国社会缺乏某种思想时,他会翻译外国思想家的优秀作品,让中国人民有更广阔的视野和思维。翻译工作完成后,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人们应该把剩余的思考能力给人们,这样他们就可以自由地学习和思考。如果有进步的讨论和启示,原来的问题就会得到解决。郑永辉先生把法国“存在主义”学派的代表作家让?保罗。当萨特的作品被介绍到中国时,他持有这样一个纯粹的想法。他认为“存在主义”学派的思想需要得到当时中国社会的认可。他自己翻译了大量萨特的作品,使当时的中国人有机会接触到这样先进而独特的思想,从而引发自己的思考并采取相应的行动。

拳击手的国情

郑永辉先生早年在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学习,使他对中国和中华民族怀有真诚的爱。这种为国家服务的热情正是他一生的信念。

1918年,郑永辉出生在越南海防,这里已经是法国殖民地。他在越南读完小学后,带着已故父亲留下的遗产去了香港学习。然而,在当时被英国殖民的香港,中国人的地位仍然低于白人。从一个殖民地到另一个殖民地,具有强烈民族自豪感的郑永辉,由于殖民带来的屈辱和压迫,越来越渴望回到中国寻求独立。最后,经过几次努力,在20世纪30年代,他终于乘船来到上海学习。然而,载着郑永辉从香港到上海的船只停靠的地方仍然不断提醒着他当时法租界的中国社会性质。郑若麟回忆道:“我父亲年轻时练过武术,因为他认为练武术可以保护他的国家。”虽然年轻人的想法是“幼稚”的,但对于那些在殖民地和半殖民地间苦苦学习、因国力衰退而没有民族自尊心的中国青年来说,他们赤心充满了这种看似荒谬的理想。

最终,郑永辉先生不再把自己当成“武术家”,而是成为了震旦大学法律系的学生。“他为什么学习法律?因为他认为法律可以保护弱者。”郑若麟谈到了他父亲最初的专业,并指出这一选择与郑永辉的爱国主义密切相关。“他出生在越南,然后去了香港,然后发现上海还有一个法国租界。这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影响,所以他渴望国家独立。”当时的中华民族经不起外来侵略的冲击,地位低下、心中爱民的郑永辉选择法律作为保护弱者的武器。

然而,郑永辉后来走上了翻译之路。除了骨子里对文学的热爱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渴望在精神上唤醒中国。他对祖国和民族的热爱让他想到:在当前形势下,对中国人民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这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启示。郑永辉先生对翻译作品的选择没有追求名利的想法。他认为他翻译了中国缺乏的任何想法。提到郑永辉先生最钦佩的1993年和雨果的其他作品,郑若麟先生说:“我父亲亲身经历了中国的贫穷落后和抗日战争,所以他非常真诚地支持和欢呼革命,他对革命带来的中国的完全独立和解放印象深刻。”正因为郑永辉先生认为雨果倡导的革命和人道主义对当时的中国具有重要意义,所以他决定翻译他的作品,让更多的中国人能够理解雨果崇高的人道主义。他对这片土地的爱不是直接通过他在政治问题上的声音来表达的,而是通过他的翻译作品来表达他对国家命运和人民精神世界的关注。

郑永辉先生擅长翻译,但他认为自己能做出更多贡献。因此,1964年,郑永辉先生愉快地接受了在国际关系学院法国系担任教授的邀请。他放弃了在上海的工作,留下妻子和孩子独自来到北京。在国际关系学院三英尺高的讲台上教学时,他继续翻译法国文学。根据郑若麟先生的记忆,当时的国际关系学院刚刚成立,物质条件相对困难。然而,对于郑永辉先生来说,他认为外语教学也是开发人的智力和启迪人的思想的重要途径,这是培养下一代法国人才的难得机会。“他曾经对我说,单独翻译当然非常重要,但培训一批翻译更重要。”为了让更多的学生通过法语了解外面的世界,更好地建设祖国,他在国际关系学院(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教书育人近40年,可谓是世界各地的桃树和李树。

善待老师和朋友

由于他在法国的记者身份,郑若麟先生经常在工作中遇到他父亲的学生。“他已经联系了他的许多学生,并且一直受到评价:他钦佩他的学识,甚至更钦佩他的行为。”学术水平高、性格憨厚是对郑永辉先生最真实的评价。他的学术造诣和人格魅力经常让学生们深思。

对于学生来说,翻译郑永辉先生不是不苟言笑,而是非常平易近人。法国旅游学者、作家郑伦年是郑永辉先生的学生。他于1963年进入国际关系学院法国系。当他二年级的时候,他听说新老师是一位著名的翻译。他心中充满了好奇:一个伟大的翻译应该是什么样的?直到郑永辉先生出现在班上,他才像路征想象中的文学巨匠那样迷人而威严,而是一个穿着普通衣服的中年人,外表诡异,但一脸的幸运。“他看到我们时很有礼貌,面带微笑。他根本没有一个伟大翻译家的姿态。只有鼻梁上的金边眼镜透露出他眼中的一点智慧。”

善待他人的郑永辉老师在课堂上非常风趣,而且非常善于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为了教学生“脚尖儿”,郑永辉先生真的像芭蕾舞演员一样踮起脚尖儿。为了解释“se blottit”的意思,他假装成一个可怜的魔鬼“蜷缩在角落里”。这些班级生动的教学使路征记忆犹新。郑永辉先生不仅在课堂上很有趣,平时也很幽默。在路征的那一年,我记得有一次郑永辉先生和他的学生去乡下帮助农民收获夏季。老师和学生一起睡在一个大谷仓的铺位上。一天工作结束,晚上聊天时,郑永辉先生突然问道:“你知道世界上最便宜的香烟是什么牌子的吗?”学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答案。老师微笑着说,“cda”。看着每个人的困惑,郑永辉说:“这是香烟房间里所有的人都笑了,他们的疲倦消失了。这些场景和这样一个简单可爱的老师让路征年经常感到和回忆。在《在校庆上遇见郑老师的感觉》中,他写道:“92老师还活着,所有63名学生都心存感激”。其中,“92老师”是指92岁的郑永辉先生,他的笔触充满了对老师和学生的感情。

和蔼可亲的郑永辉先生在与家人的关系上也很温柔耐心。“当我第一次接触英语时,我非常兴奋,我根据课本中的例句拼凑了一封英文信,并发送给在北京教书的父亲。我父亲非常乐意用英语回信。”直到现在,郑若麟先生回忆起这封信时仍然感到非常温暖。在法语学习方面,郑若麟还在国际关系学院法语系学习。虽然他的父亲郑永辉当时不再担任本科生导师,但他经常指导儿子学习。"当我给他看译文时,他会帮我非常仔细地修改。"郑若麟还试图翻译雨果的《英法联军远征中国致巴特勒船长的信》雨果使用谨慎的词语,翻译时很难找到合适的替代者。我父亲会向我指出许多缺点。郑永辉先生对阅读的热爱也影响了家庭气氛。甚至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口号是“打倒……”窗外,郑永辉先生向孩子们口述了法国的杰作,因此法国文化在郑若麟先生的兄弟姐妹心中生根发芽。也许,这是一个父亲通过言行教育孩子的最好方式。

作为一个成就惊人的工作狂,郑永辉经常被翻译成“奴隶”。郑若麟仍然记得,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他的父亲经常把它翻译成深夜,而他的母亲默默地等着他吃点心。由于妻子的努力,他从妻子邓慧群的名字中提取了“慧”一词,形成了译名“郑永辉”。今天,译名“郑永辉”的知名度远远超过了他的真名“郑永泰”。正如郑永辉先生的笔名充满感情一样,他和他的妻子也一直深爱着对方。根据郑老学生的记忆,当郑永辉先生独自去北京教书时,学习音乐的邓慧群女士弹钢琴为她的情人送行。郑先生退休后,人们经常看到他和他的妻子在国际关系学院的家庭区一起跳舞,这成为校园里的一个场景。

献身学术研究,真诚交朋友,真诚为国家服务。郑永辉先生一生翻译了40多部作品,共计600多万字。怀瑾与周瑜的郑老握手,郑老以其毕生的精力为中法文学交流搭建了坚实的桥梁,也为西方先进思想进入中国打开了大门。虽然王先生去世了,但他建造的桥梁和他打开的大门仍然受到子孙后代的祝福。风先生,山高水长,我们后生,必须自强!(作者:兰Xi、赵万信、翟李颖,单位:国际关系学院党委宣传部信息中心)

注:本文主要基于对郑若麟先生的采访。本文中的师生故事借鉴了国际关系学院郑璐年校友在《斜坡上的记忆》中发表的记忆文章《记忆琐事》。

北京教育杂志

北京快乐8投注 内蒙古11选5投注 湖北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cjskate.com 丰田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