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新闻网

丰田新闻网 丰田新闻网 > 财经 > 我国或将迎来改革开放以来第四次消费贡献率高峰

我国或将迎来改革开放以来第四次消费贡献率高峰

2019-10-24 18:23:13| 查看: 2982|

摘要: 经济参考报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先后出现过三次消费贡献率的高峰,且消费对gdp增长的平均贡献率超过70%。第三次高峰出现在1999到2000年,平均消费贡献率为84.0%,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出口贡 ...

经济参考报纸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消费贡献率达到三个高峰,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平均贡献率超过70%。

它最早出现于1983年至1985年,平均消费贡献率为72.0%。当时,经济体制改革释放了投资和消费需求。

1983年1月12日,邓小平同志在同国家计委、国家经委、农业部领导同志的谈话中指出,农村和城市的一些人应该先富起来。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首次将中国的经济体制从“以市场调节为补充的计划经济”转变为“计划商品经济”。强调“需要建立合理的价格体系”,提出“增强企业特别是全民所有制大中型企业的活力,是以城市为重点的整体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并指出“需要积极发展各种经济形式和各种经营方式”。这是打开商品经济大门的重要历史象征。计划经济时代的生产经营方式已经逐渐被取代。生产者和经营者的热情高涨,市场供应能力提高。多年来,中国各地自上而下积累的强劲发展和投资动力,以及长期受到抑制的消费者需求,已经逐渐释放出来。1984年和1985年,消费分别占69.4%和71.1%,投资分别占41.2%和79.9%。中国经济体系开始探索市场化转型。当时,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水平不能满足经济快速发展的需要。过热和通货膨胀。1985年,cpi上升了9.3%,社会零增长率高达27.5%。

第二个高峰发生在1989年至1990年,平均消费贡献率为87.7%。政府已经进行了三年的整顿。在货币和金融政策双重收紧之后,经济“硬着陆”,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下降到负值。

20世纪80年代,价格改革引发了严重的通货膨胀。1988年cpi为18%,城市里出现了购买商品的热潮。政府决定从1989年开始实行双重货币和财政紧缩。在货币政策方面,应提高利率,降低信贷规模,控制货币发行。在财政政策方面,将征收特别消费税和预算外调整基金。已经采取措施控制社会群体的购买力和加强价格控制。政府已做出很大努力来降低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增加有效供给。近两年来,投资贡献率下降到负19%和负54.2%,消费贡献率分别达到94.4%和81.0%。市场疲软,库存过高。许多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通货膨胀已经得到缓解,但也付出了代价。1990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降至3.9%,而社会零增长率仅为2.5%。

第三个高峰发生在1999年至2000年,平均消费贡献率为84.0%。在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出口贡献率降至负值。

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于1998年,导致许多亚洲国家经济衰退,危及拉丁美洲、欧洲和北美的一些国家。全球金融动荡和股市暴跌,中国对这些国家的出口下降。1999年和2000年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负9.8%和负0.5%。为了弥补出口需求不足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中国政府在1998年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刺激经济增长。例如,在货币方面,实施了扩张性货币政策,三次降息、降低准备金要求和取消贷款限额控制。财政上,政府支出将扩大,国有企业贷款将通过银行增加,以支付工人工资,从而稳定居民收入,刺激消费需求。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1999年达到89.0%,2000年达到78.9%。

第四个高峰可能出现在2019年至2020年之间。受外部环境变化的影响,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逐渐下降。

从前三个消费贡献率的峰值可以看出,第一,当消费对经济贡献很大时,消费规模的增长率不一定很快,例如,第二和第三个消费贡献率的峰值,1990年和1999年的社会零增长率只有2.5%和6.8%。其次,消费贡献率的峰值也经常出现在经济衰退期间。第二和第三个消费贡献率高峰期的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增长率分别仅为4.1%和8.1%,是本期前后五年的最低增长率。第三,消费贡献率的峰值具有一定的周期性,1989年至1990年和1999年至2000年之间的时间间隔约为10年。从2009年到2010年也将有一个高峰,但在当时投资的强劲刺激下,消费的贡献率将落后于投资。2008年,美国次级抵押贷款金融危机影响了全球经济。为了防止经济过快下滑,“八大保证”成为重中之重。中国政府在2008年推出了10项扩大内需的措施,到2010年底投资约4万亿元人民币。2009年和2010年,投资贡献率分别达到86%和65.2%的高值,而消费贡献率分别为56.8%和46.3%。强有力的刺激推动中国经济率先快速摆脱危机。与此同时,它也带来了产能过剩和杠杆过度等后遗症。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由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我们进一步推进了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在适当扩大总需求的同时,我们还消除了生产能力、库存、杠杆、成本和短缺。尽管中国的出口形势相对严峻,但不会像2009年那样采取强有力的投资刺激措施,否则近年来的转型和结构调整的结果可能会被抵消,留下难以消化的后遗症。当前,我们应该追求高质量的经济增长,而不是将经济增长率恢复到历史增长率。加强消费在经济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开创在新阶段、新起点寻求稳定发展的新局面。因此,在2009年至2010年的十年之后,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在2019年至2020年达到另一个峰值。

(作者是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的研究员)

© Copyright 2018-2019 cjskate.com 丰田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